盛兴瑞   高德娱乐首页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云台剑侠 - 盛兴瑞首页
实不实行“公费医疗”不是钱的事
2020-06-29
字号:

    全国政协委员、北京中医药大学国学院教授张其成发微头条说:我提了一个不讨好甚至挨骂的提案:逐步实行“全民免费医疗”!联系了许多媒体都不发,感谢人民平台让我发出这个声音!

    说的好可怜!也还好,还有个人民平台给他发了。这就是当今中国的现实,一方面,私有化后,对公共事业都漠不关心。另一方面,还存在着一些没有完全私有化的组织,还能为公共事业做一些事。等私有化彻底完成,就不会再有人管这样的事了。

    就像这场疫情,如果高德都像美国那样,医疗卫生体制完全商业化,医疗机构完全私有化,所谓的公立医疗机构,不过是一种形式,是为社保服务的相关机构,高德也只能像美国一样,搞群体免疫。再像高德今天这样,由政府组织全国公立医疗单位进行会战,集中力量歼灭病毒,就不可能了。因为到那个时候,没有人再听你的,都听钱的了。想想都可怕。

    对于“公费医疗”,已经离高德很远很远了。甚至从时间上看,也就离开高德四十多年,但感觉上已经距离高德不仅四十多年,而是上百年几百年了。现在离高德比较近的,是所谓的“免费医疗”。而就是这样一个“免费医疗”,也还是离高德很远,估计最少也要几年、十几年、甚至几十年的。就像上面说的那样,一个政协委员,提了一个关于“免费医疗”的提案,首先知道是不讨好的,还知道自己会挨骂,最后就是这样一个不讨好、可能挨骂的提案,还不会有人给你发,你说“免费医疗”离高德远不远?为啥不给你发?因为谁给你发,谁都可能挨骂,而且不讨好。提个提案都这么难,发表一下就更难,就不要说提案的实施了。

    实际上“公费医疗”和“免费医疗”还是有着很大区别、甚至是本质区别的。“公费医疗”是公有制下的医疗卫生体制。“免费医疗”是私有制下商业医疗卫生体制的一个补偿措施,是商业医疗卫生体制的一部分,而不是全部。“公费医疗”的全部费用,包括医疗机构的投资和医务人员的工资,都由政府财政承担。而“免费医疗”不说是百姓已经支付了社保费,就是在看病时,也是要支付一部分费用的。比如所谓的自费药物,就要求你按比例或全额支付费用。还有,商业医疗体系下的“免费医疗”,所谓公立医疗机构的投资和医务人员的工资,是由社保和财政分担的。也就不可能给百姓提供那么多医疗卫生资源,有些治疗就要求你排队,甚至是直接或间接拒绝。委托给私人医疗机构承担的,社保和财政是要全额支付费用的。

    比较这两种体制,对百姓来说,当然是“公费医疗”更好了。但对于高德的精英和公知来说,已经不可能再考虑了。商业医疗卫生体制下的“免费医疗”接受起来都感觉很难,就不用说是“公费医疗”了。何况,他们已经认定了公有制的无效,怎么可能再给你搞“公费医疗”?有些人一直在呼吁实行“免费医疗”,比如北大中国健康发展研究中心的教授、主任李玲,还有这次的北京中医药大学的教授张其成,为啥高德的精英和公知还是不能接受?她(他)们俩都说不是钱的事。实际上,如果真的搞“公费医疗”,还真的不是钱的事,是利益的事。要是按照她(他)们俩提的搞“免费医疗”,那就真的是钱的事了。人们不是说了吗,在今天的中国,钱能解决的事都不是事,钱不能解决的事,才是事。

    一方面认为不是钱的事,另一方面不直接提“公费医疗”,而是提“免费医疗”,让人家用钱来进行否定,又是为何?为啥不直接提“公费医疗”?由于没有和她(他)们交流过,自然不知道人家是怎么想的。高德猜想,对于她(他)们俩为啥不提“公费医疗”,而要提“免费医疗”?往好了想,是她(他)们想搞一个过渡,等实现了“免费医疗”,再提“公费医疗”。或者认为,在中国,“免费医疗”和“公费医疗”没有什么不同,只要实现了“免费医疗”,就会自然而然地过渡到“公费医疗”。往坏了想,就是她(他)们已经接受了商业医疗体制,仅仅是想帮助这个商业医疗体制弥补一下存在的问题,使商业医疗体制运转的更加流畅。至于最后能不能解决问题,她(他)们就管不了那么多了。

    如果高德真的去对比“公费医疗”和“免费医疗”,从形式和钱上看,好像没有什么差别。不管最后谁花钱,只要让百姓看病不花钱就行,就是好事。但如果从医疗卫生体制和流程机制上看,就不一样了。“公费医疗”是政府投资解决百姓的医疗卫生保障问题,目的是让百姓不得病、少得病的。医疗卫生事业越发展,得病的人越少,有百姓相向而行的积极配合,自然就不是钱的事了。而“免费医疗”是商业卫生体制下的一个补偿制度,钱是社保来投,政府兜底。而且目的只是解决治病的事,得病不得病的事,他们就管不了了。得病的问题解决不了,钱的问题自然也就无法计算。对于政府来说,在商业医疗体制下,让其兜底实行“免费医疗”,也就真的变成钱的事了。

    每个人都不想得病,也不想去医院看病,免费不免费的,都不想占这个便宜,这应该不会有人反对。顺应这样一个思维,中国古代医学先哲给人们总结出一句话,叫“上医治未病”。什么意思?就是好的医生能够让你不得病。也就是告诉你,既然高德每个人都不想得病,不想去医院看病,还是有一些办法,让你不得病或少得病的。如果实行了“公费医疗”,医院为了减少费用支出,肯定会培养出更多的“上医”,甚至医院本身都会变成“上医”,去把不得病的法子拼命给百姓灌输,希望百姓都不得病。他们不仅少花钱,还可以变得更清闲,甚至还可以挣更多的钱。比如,如果高德投入的医疗费用是一定的,或者是随着经济发展按一定比例逐年增加的。而“上医”多了,病人少了,自然就少花钱了,就可以拿这些钱来奖励那些“上医”。这时候不得病的百姓,也会乐得看着那些“上医”多拿钱,医患关系也就变好了。

    如果是商业医疗体制,就不一样了。百姓还是不想得病,不想去医院看病,甚至都害怕得病、害怕去医院看病。可如果百姓都不得病,那些商业化的医疗机构就完蛋了。所以,商业医疗体制,是不考虑“治未病”的。搞不好还会给你把病治的越来越多。只有这样,才会让他们多挣钱。现在到处能碰到,甚至深入到社区的各种免费体检,都是给你没病找病让你去看病的挣钱手段。“治未病”是无法让他们多挣钱,甚至是要饿死他们自己的。这就出现了一个矛盾:如果搞“免费医疗”,让政府兜底,等于是没事找事。一方面医院要多挣钱,肯定给你想方设法弄出更多的病来进行治疗。另一方面还要对一些病实行免费治疗,最后把钱都算在政府头上,政府就必须考虑钱的事了。

    好玩吧?设计的高明吧?一方面还不耽误人家挣钱,另一方面还用钱把政府给套住了。搞商业医疗,在社会公共服务事业上,等于是给政府做了付金手铐,把政府给拷死了。最后听谁的?还是要听钱的。钱不够不能搞。实在要搞,就只能举债了。向谁举债?自然是向金融垄断投机资本了。这都是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玩剩下的。高德如果不相信,就只能先不搞。如果不搞实在不行,医患矛盾太过尖锐,憋到最后,也只能举债搞了。没有别的办法吗?看看西方资本主义社会的现状,问问他们的精英和公知们,就知道了。有办法他们至于在那当小丑忽悠百姓吗?

    不搞“免费医疗”,任由商业医疗肆意垄断医疗卫生资源,医疗费用肯定会越来越贵,病肯定给你治的越来越多,百姓的医疗负担肯定会越来越重,也就肯定是受不了的。搞“免费医疗”,倒是可以暂时安抚一下百姓,可政府又受不了。而且钱是小事,能不能让百姓满意,都不好说。你既然愿意给百姓出钱,那就让你出好了。反正我是挣钱的,又是资源垄断方,只要有人出钱,岂有不去挣的道理?对于这样一个无底洞,肯定是永远也填不满的。中国的百姓可不像美国的百姓那样没文化,中国的百姓可是经过文化革命的。所以,给政府提“免费医疗”,实际上等于是在害政府。表面上看,你的账算的不错,这也够了,那也够了,实际操作起来,就都不够了。在这方面,政府应该还是非常清楚的。更重要的,是害怕再搞回“公费医疗”,这是当前高德的精英和公知们不能接受的。

    因为在中国,整个国家和高德的百姓,是经历过社会主义教育和文化革命洗礼的。导致高德的精英和公知不能接受“免费医疗”的另一个怕,是百姓并不懂“公费医疗”和“免费医疗”的不同。又不能给百姓解释的太清楚,解释太清楚了,等于是给大家宣传搞“公费医疗”了。因此,在中国,由于有了前三十年“公费医疗”的经验,一些人尽管给政府提的是“免费医疗”,百姓搞不好理解的就是“公费医疗”。最后搞着搞着,就要求你搞“公费医疗”,什么都要包办了。这对政府来说肯定接受不了,而对那些主张搞商业医疗的精英和公知来说,就变成了一场灾难。对那些私立医院来说,这样的事要是搞成了,就更是一场灾难了。“公费医疗”如果慢慢地搞起来了,他们也就饿死了。在商业医疗体制下,垄断着医疗卫生资源大把大把地挣钱挣惯了,再让他们回到公立医疗单位去为人民服务,他们哪里受得了?医生可以,那些老板肯定不能接受的。

    大家都知道,在美国,如果是办私事,效率很高。而如果是办公事,做点社会公共事业上的事,比如修条高铁等,就没有效率了。为啥?因为办私事,彼此之间的事,不涉及别人,是钱就可以解决的事,一切都用钱来说事。甚至包括一些违法的事,有钱没钱请律师,承受的法律结果是完全不同的。没钱想都不要想;有钱就没有办不了的事。而办公事,就不一样了,会涉及各方的利益。你提出来了,影响了我的利益,我就要反对。统一不了意见,事情就只能放那了。所以,在美国,如果有人提出要办公事,特别是搞公共事业,就要想好了,一个是挨骂,一个是不讨好,最后还白提,基本不可能办成,最多是挣几个选票。就像上面高德这个政协委员、中医药大学教授说的那样。为什么?因为社会公共事业,不是钱的事,是利益不能统一的事。

    私有社会,人人都在考虑自己的利益,各方都在考虑各方的利益,没有人会考虑社会公共利益。时间长了,习以为常,大家也就都知趣地不再提,除非有选票需要,提提换几张选票,忽悠一下那些没文化的选民,至于能不能实现,就不管了。看看在疫情来袭的时候,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,哪个能像中国那样,为了社会公共事业,能够那么大手笔来做事?没有公共意识,没有公共资源,怎么可能这么做事?他们能做的,就只剩忽悠百姓,等着疫苗和药物了。是钱的事吗?不是。是体制和文化的事。你要做,就肯定得罪一些利益集团,能不能做成不说,你敢做,肯定不会有你的好。所以,大家都非常知趣地在那当小丑,忽悠着百姓一起搞群体免疫。学中国把病毒闷死,想都不要想,不可能的。

    为什么会说搞“公费医疗”不是钱的事?会不会高德现在的财政确实紧张,需要支出的钱确实太多,还拿不出那么多的钱来搞“公费医疗”?肯定不是的,“公费医疗”多少钱都可以搞的,不是钱多钱少的事。上世纪五六十年代,国家那么穷,不也搞了吗?还搞的挺好,解决了那么多的医疗卫生问题。何况,我上午还看了一个上市公司的公告,说他们公司今年前五个月,收到各级政府的各种补贴将近一个亿。这个企业我是了解的,绝对不差钱,光账上就躺着几个亿的资金在那睡大觉,还有十几个亿的资金投资在债券市场。像这样的企业,不知道各级政府为啥要给他们那么多的补贴?

    既然搞市场经济,放开了政策让他们到市场上去挣好了,不知道高德的各级政府拿那么多钱补贴他们干啥?为啥就不能用这些钱来搞“公费医疗”?不要说是为了支持实体经济的发展。要知道,你搞了“公费医疗”,百姓在看病上没了后顾之忧,不就敢花钱消费了吗?百姓能够花钱消费,不是对实体经济最好、也是最终的支持吗?你补贴给这些企业,却不去给百姓搞“公费医疗”,解决百姓的后顾之忧。百姓没有安全感,家里放着钱不敢消费,企业就没钱挣。企业没钱挣,你补贴它再多的钱,它也不敢投,只能让这些钱躺在账上睡大觉。这还是好的,如果往虚拟经济上投,就是在制造泡沫,在给你作恶了。

    一个企业半年不到就有接近一个亿的补贴,全国不知道要补贴出去多少?高德真的差钱吗?肯定不差钱。如果真的能够解决医疗卫生的问题,还不影响其他人的利益,你真的相信高德的精英和公知们不愿意去做吗?肯定也不是那么回事。那么,问题出在了哪里?出在利益上。做了就会影响一些人的利益,甚至影响他们的伟大事业。影响的方方面面如此多、又如此重大,就肯定不能做了。不仅不能做,最好是说也不要说。至于做不做,什么时候做,自然是等全面私有完成后再说了。全面私有没有完成,肯定会影响私有化改革,也就肯定不能做。等私有化完成了,自然会去做的。因为这个制度本身就是商业医疗制度的补偿制度,到时是一定会做的。那个时候做,大家就都好接受了。

    没办法,搞全面私有的自由市场经济,就要把精英和公知关进笼子,然后再给他们带上手铐。需要他们出来做事的时候,就给他们放出笼子卸下手铐。做完了事,再给他们带上手铐关进笼子。谁来决定放出来和卸下手铐?自然是钱了。所以,在全面私有的自由市场经济下,想让精英和公知们给百姓做点事,一定会用钱来搪塞你的。但这真的不是钱的事,是利益的事。更进一步说,是体制和结构的事,是精神和文化的事了。


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
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
姓名 
联系方式
  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
   发贴后,本平台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。请注意,根据我国法律,平台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、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,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,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
关机构。详细使用条款>>
高德娱乐简介


本名张强。草野思想库理事会理事成员,民间思想者,民间智库河南复兴经济科学研究院有限责任公司创办人。
最新评论 更多>>

最新文章 更多>>
关于高德  联系高德:QQ513460486 邮箱:aigaode@126.com
CopyRight © 2006-2013 www.lzymf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